看完广东人吃蒜,我觉得我之前的大蒜都白吃了

 公司新闻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11-14 02:42

你们都是如何吃蒜的?生活在东北的我,在此之前都觉得大蒜最正确的打开方式就是生嚼。吃面条的时候来剥一颗大蒜,开胃!吃饺子的时候剥一头大蒜,舒坦!甚至吃烧烤的时候,都得用一颗大蒜来结束整个烧烤趴,因为从养生的角度讲,这叫解毒!告诉自己,在这个烧烤摊上吃到的所有不卫生的东西,都能在这颗大蒜的关照下化为虚有!而我,也正是在生吃大蒜的过程中,感受到了辛辣背后那一丝不易察觉的爽快,生吃大蒜,真的很爽!可是当我看到广东人吃大蒜的方式之后,我忽然意识到,我这之前的大蒜可能都白吃了,广东人才是真正将大蒜吃出了真谛,吃出了更高的段位。

看完广东人吃蒜,我觉得我之前的大蒜都白吃了

广东人都是咋吃大蒜的?

大排档是广东人夜晚时的心灵港湾,烧烤也有、炒菜也有,可是你若在餐桌上剥开一颗大蒜嘎巴嘎巴的生嚼起来,恐怕会被全场人视为异类。在广东人眼中,大蒜与热油相遇,才能绽放高光时刻。剥好的整颗大蒜放入热油之中,洁白如玉的外表立刻变成金黄色,炸好的大蒜瞬间少了起初的“骨气”变得外酥内软,少了辛辣,多了和气,在汤汁的浸泡下,松软的外皮更易入味。所以,这金黄的蒜子成了广东菜肴里的最佳拍档,搭配羊肉、鳝鱼、田鸡等等都毫无违和感。

看完广东人吃蒜,我觉得我之前的大蒜都白吃了

在浓郁汤汁的加持下,炸蒜子饱含汤汁精华,再与其隐藏在内心深处的蒜味结合,堪称动植物精华的最佳结合。相信我,一顿饭下来,最先被吃光的一定是咸香油润的蒜子,成功跻身为整道菜的主角。

看完广东人吃蒜,我觉得我之前的大蒜都白吃了

而广东人最依赖的,其实还是金银蒜。大蒜去皮切成碎,取一半放到热油中小火炸到金黄酥脆,在热油的洗礼下,大蒜的辛辣味褪去,多了一丝香酥之感。待蒜子炸酥,捞出后沥干油脂,再与剩下的生蒜汇合。

看完广东人吃蒜,我觉得我之前的大蒜都白吃了

既有油脂的香,又有生蒜的爽,也正是因为它的存在,让烧烤摊上本来寡淡无味的各种蔬菜、海鲜,瞬间熠熠生辉,茄子、金针菇、生蚝、扇贝,各个离不开金银蒜。植物的清香、海鲜的鲜美在金银蒜的加持下更加突出,而若隐若现的蒜味却成了这场饕餮盛宴后,让人最难忘的一抹味道。

看完广东人吃蒜,我觉得我之前的大蒜都白吃了

熟蒜少了些咄咄逼人,有时候还得生蒜才更过瘾。湛江的肠粉店率先吃起了生蒜。洁白细腻的肠粉带着原汁原味的米浆香气,没有复杂的海鲜猪肚,只要几勺生蒜蓉,就足以霸占这一天的味蕾。

看完广东人吃蒜,我觉得我之前的大蒜都白吃了

看完广东人吃蒜,我实在不忍心再生吃大蒜了,总觉得这样好好地一颗蒜,就这样被我直接嚼了,实在是有些浪费!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大蒜

蒜,亦名大蒜,百合科植物,为一年生或二年生草本植物,味辛辣,古称葫,又称葫蒜。目前中国是世界上大蒜栽培面积和产量最多的国家之一。其鳞茎味道辣,有刺激性气味,称为“蒜头”,可作调味料,亦可入药。蒜叶称为青蒜或蒜苗,花薹称为蒜薹,均可作蔬菜食用。每一蒜瓣外包薄膜,剥去薄膜,即见白色、肥厚多汁的鳞片。有刺激性气味,可食用或供调味,亦可入药。地下鳞茎分瓣,按皮色不同分为紫皮种和白皮种。大蒜是秦汉时从西域传入中国,经人工栽培繁育,具有抗癌功效,深受大众喜食。